今天是

首页 > 清风廉韵 > 勤廉楷模 正文

打造我们自己的盾构机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中铁十五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黄昌富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 2021-07-12 14:37:00
分享至:

  

图为黄昌富(中)正在某工程隧道与技术人员研究施工方案。成海忠 摄

  6月28日,革命老区河南新县一栋挂着“烈属光荣”匾额的简朴民居里热闹非凡、欢声笑语不断。乡亲们听闻出生新县的中铁十五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黄昌富获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喜出望外,纷纷前来祝贺。黄昌富88岁的母亲激动地打电话嘱咐他:“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好好干!”

  上世纪三十年代,黄昌富的曾祖母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投身红军,后来在战斗中英勇牺牲;黄昌富的三叔公、四叔公、五叔公也积极投身革命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黄昌富的父母一直教育子女们要继承先辈遗志,一心一意听党话,坚定不移跟党走。

  “我是从革命老区走出来的,一定要胸怀报国之志”

  带着大别山人特有的红色气质,黄昌富考上大学,走出了大别山。研究生毕业后,黄昌富如愿加入铁道兵出身的中国铁建,成为中铁十六局的首个研究生。从烈士鲜血染红的革命老区走进带着红色基因的铁军劲旅,黄昌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最艰苦的施工一线,接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铁道兵精神的洗礼。他说:“我是从革命老区走出来的,一定要胸怀报国之志,面向世界前沿科技,在新时代建功立业。”

  2001年,中国铁建在深圳地铁建设过程中第一次承建盾构项目。当时,国际盾构机市场一度被德法日三国企业垄断,一些同事对承建盾构项目没有信心:“这样的庞然大物,中国人能搞好吗?搞不好这么昂贵的盾构机就埋到土里出不来了。万一出了问题,谁来担责,谁敢担责?”时任广州地铁项目副经理的黄昌富毅然来到深圳地铁项目担任副经理,主管技术。

  按照合同约定,外方技术人员负责盾构机组装调试和试掘进,服务费用每天500欧元。“外方人员到点就下班,还把操作室锁起来,像防贼似地防着我们!”回忆起与外方人员共事那段时间,黄昌富有些心酸。此外,盾构机上3万元一台的电脑、10万元一台的空调,以及昂贵的后备台车、刀具、电缆、油脂、泡沫、管片模具等等都是进口的,看着这些,黄昌富下决心推进盾构设备国产化。于是,蹲在又闷又热的施工现场,黄昌富悄悄跟着外方人员学技术,渐渐吃透了盾构机的组装、调试、始发、掘进等技术方法。

  经过深圳地铁项目的历练,黄昌富在主持北京地铁十号线和六号线等项目建设的过程中,一点一点推进盾构机械的国产化比例,凡是能够用国产设备的必须用国产设备。同时,经过艰苦的谈判,六台进口盾构机每台降价1000万元。通过与国内配套厂家合作,黄昌富设计开发了国产盾构刀具、电瓶车、托架、反力架、油脂、泡沫、管片模具等配套设备和辅助材料。单是盾构刀具优化设计一项,一个项目就节约经费600余万元,而且创造了砂卵石地层一次掘进1500米不换刀的世界纪录。

  “既然发达国家可以造,我们也可以造”

  尝到了设备配件国产化的甜头,黄昌富梦想着有一天也能实现盾构机的国产化。

  2008年,黄昌富担任天津直径线隧道工程项目指挥长,该隧道长距离穿越海河,是国内首条铁路大直径盾构隧道,设计采用12米直径的泥水平衡盾构机。项目伊始,黄昌富就鲜明亮出观点:“盾构机虽说是工程机械之王,但并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而是世界范围内机械、电气、液压、传感、力学等技术的集成。既然发达国家可以造,我们也可以造!”不少人质疑:“这么大直径的盾构机中国人造不了。”“国内盾构机质量不过关,这个钱不能省。”“还是进口的省事,这么大的直径、这么复杂的地质,万一出了问题,咱们责任也小点儿!”黄昌富却算了一笔账:“进口盾构机报价2.2亿元,国产盾构机只需1.6亿元,不仅可以为国家节省资金,还可以在这种复杂重大项目中检验国产设备,锻炼队伍,我们不能因为有风险就错失推进国产化的机遇,一定要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盾构机。”

  盾构国产化不仅仅是盾构机等装备制造产业的国产化,更离不开重大项目带来的技术、人才及相关产业链的国产化。在黄昌富和同事们的艰苦努力下,首台国产12米大直径盾构机穿越大江大河,天津地下直径线海河隧道顺利贯通,这标志着大直径盾构国产化胜利完成。

  黄昌富一边对国外先进技术引进、吸收、消化,一边自主研发了一系列适应中国地质的全新施工技术,他把一个个工程项目施工平台变成国内制造企业打破洋品牌垄断、孵化中国盾构全产业链的创新梦工厂,一步步推动盾构这个大国重器的国产化。在以黄昌富为代表的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带领下,我国盾构产业不断实现国内人员、设备、技术零的突破并顺利实现进口替换,国产盾构机实现直径6米至16米尺寸全覆盖,6米盾构掘进造价从当初的80000元/米下降到40000元/米,盾构机造价从7000万元每台下降到4000万元每台(以6米直径为例),中国盾构机实现整机出口欧洲并占领了全球市场三分之二以上的份额。民族盾构产业终于突破国外企业垄断封锁,成为享誉世界的中国名片。

  “我们就是要把几乎不可能变成可能”

  2018年底,黄昌富调任中铁十五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主持经理层工作。当时,十五局集团从三线城市洛阳搬迁到国际大都市上海,离开故土却尚未在上海扎根,处于“背水一战”的位置。针对企业现状,黄昌富提出“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打响了困难企业治理攻坚战。

  如何发展?黄昌富认为:要提升规模、品质,首先要抓订单。一位经营人员用“几乎不可能”来形容当时的心情:“集团‘十三五’订单规模一直徘徊在二三百亿到四百亿。黄总履新后确立年800亿的经营目标。很多人觉得二三百亿的活儿都干不好,更别说是800亿了。”黄昌富鼓励大家:“如果池子小,就养不了大鱼;如果活少了,就养不了这么大一个集团公司。作为一个员工数量多的大局,必须有足够的体量,否则形成不了规模,难以集约化管理,产值上不去,企业资金受制约,难以调配资源,活更难干。我们就要把几乎不可能变成可能。”

  根据订单、产值等综合实力指标,十五局四公司当时在集团内部排名靠后,黄昌富主动将四公司作为自己的党建工作联系点,从搬迁选址、规模提升、提质增效、队伍建设等方面全程跟踪帮扶。两年时间里,四公司经营规模从2018年的不足40亿元,发展到2020年的175亿元。员工们高兴地说:“现在我们终于从泥沼里爬上了岸,看到了企业发展的美好愿景。”

  在黄昌富的带领下,十五局集团的订单额连续两年创历史新高。2019年,实打实地完成了808亿元的订单,在全系统排名从倒数第2名跃升至正数第8名;2020年,又迈入千亿集团行列,成为中国铁建系统订单指标完成比例最高、同比增长最快的千亿集团。

  到十五局工作后,黄昌富还大力发展地铁和地下工程施工板块,与中国铁建重工集团签订盾构机批量采购和联合研制协议,相继上马珠海横琴杧洲隧道工程盾构隧道和全球首台双模双支护TBM、首台煤矿斜井盾构——可可盖煤矿副斜井井筒工程等高难精尖工程。

  面对十五局高级管理人才、资本运营人才、技术领军人才、新兴产业领军人才等不适应企业发展的现状,黄昌富倡导采取市场化选聘和竞聘机制弥补人才短板,把市场化竞争意识融入到生产经营,打通经营、管理、技术、工匠、首席专家、领军人才、品牌经理、杰出青年等多领域的人才成才通道。他把“严管”“厚爱”相结合的理念融入人才培养,对优秀人才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心理上关怀,同时制定有力监管举措,划出“红线”,指出“雷区”,防止相关人员走向错误轨道。同时,建立容错纠偏机制,根据实际情况该容的容,该纠的纠,激发大家干事创业的热情。在黄昌富和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十五局已成为国内6家具备15米以上超大直径盾构施工能力的单位之一。

  由于在企业发展和地下工程施工技术领域的突出成就,黄昌富获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标兵”、全国青年岗位能手等多项荣誉。带着母亲的谆谆教导,黄昌富说,要成为新时代优秀的建设者,自己需要突破的还有很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曹静静)

>>><<<